•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52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徽州境内多山,边境山势尤为高峻,以此围成徽州这个相对独立的地理单元。在崇山峻岭间,条条步道顺溪而建,依山而起,成为徽州先人往来域外的交通网络。

      安徽歙县与浙江淳安山水相连,之间古道众多,塔岭古道便是其一。塔岭古道自歙县新溪口乡塔坑村起,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系因新安江在此拐了一个240°弯,故而修筑的翻山近道。古道长约5公里,最高处海拔580米,算是徽州众多古道中距离较短、地势平坦的一条。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古道因翻越“塔岭”,俗称“塔岭古道”,近年又被命名为“徽千古道”,即徽州至千岛湖。我以为,此名确有牵强:淳安古为歙县一部分,后析出独立置县,均属徽州,千岛湖更是几十年前建造新安江水库才形成的库区湖泊,何以穿越千年去命名一条古道?塔岭古道本为民间便道,即无官道背景,也鲜有名人遗迹,更非关隘要寨,随便起个名倒也无妨,只是不宜闹出这种古今“拉郎配”的笑话。

      自去年末脚踝受伤后,我一直深入简出,原先好不容易“镇压”下去的肚子这俩月也卷土重来了,于是报了个名——徒步塔岭古道。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早晨自屯溪驱车出发,经深渡,沿新安江而下。前几日春雨沐浴,雨后暖阳,远山近水,已是万木复苏,百草吐绿。车行江畔,碧水含春,蜿蜒山间,柳绿花黄,在雾霭缥缈中,已至新溪口乡。停车问询当地村民,皆不知有“塔岭古道”,更不晓“徽千古道”了,倒是指了条去淳安县威坪镇的“山路”。

      大概这就是我们要走的“塔岭古道”吧?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根据村民所指,一条乡村公路呈Z字形盘山上行,水泥路面,仅能单车通行,其间还有一条步行道拾级而上。我们泊车江边后,开始沿步道台阶攀行,步道由水泥浇筑而成,略显简易粗糙。道路两边地势陡峭,山瘠地贫,但勤劳的农民因地制宜,开挖成梯田,大量种植柑橘,所产“三口”柑橘清甜爽口,现已成为安徽最大的柑橘科技示范园,全乡年产柑橘达两千五百多吨,成为当地村民重要生活来源。

      经过一段陡坡,步道并入公路,路右峭壁直伸谷底,对面悬崖高耸,约百余米,其上形成一片相对平缓的坡地,并住有几户人家。村民居此险境,不禁让人心惊,若夜间出门,或酒后出行,不慎失足,定是粉身碎骨。两山之间,一条瀑布几乎垂直而下,落差近百米,可惜入春不久,水量不足,仅挂下一线溪水,到了汛期,定是蔚为壮观的。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两边峭壁汇合于瀑布顶端,此处较为平坦,住有几十户人家,或崭新楼房、或古朴土楼,鸡鸣狗吠,青山掩映,如世外秘境。问询村民得知,这才是“塔坑村”,即为“塔岭古道”起点。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原以为这么一条“连接”两省的古道,不说有个路亭、路碑之类的“标配”,起码也有个指路牌吧?

      但是,真的没有!连一点古道入口的痕迹都没有!

      我们根据村民指的方向,过村庄,进山坳,爬梯田,跨河沟,上下反复,来回寻找,才找到一条登山土路。此路沿山挖成,路面已被雨水冲刷出一条深沟,路虽不宽,两边柴草已被清理过,显然是村民上山劳作常走的山路。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行走不久,在一片陡峭的茶园地里见到一块简易路牌,一根木棍上面钉了一块木板,木板上歪歪斜斜地写着“徽千古道,花千谷,塔坑生态旅游协会”。此处有两条“路”:一条直行横穿山腰,一条从茶园地里攀山而上。先前问路时,热心的村民告诉我们,上山后见岔路就“往右手方向走”。然而,当我们爬上去以后,找遍不同方向几条“路”,也不见一条“古道”。此时,我突然想起,歙县农村习惯用“顺手”“反手”来指方向,即拿筷子的手为“顺手”,很少有“左右”概念,难道是刚才指路的村民将“左右手”弄反了?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好在此时,一位村民扛着锄头上来,经商议,他欣然为我们向导,我们也提出将给二十块钱作为报酬。

      跟着村民,沿着茶园地一直走到山脊。山脊之上,在高耸密集的松树林中,形成一条自然通道,即所谓的路,是属于那种“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之类的。沿着山脊行走,路平缓许多,脚踩在厚厚的枯草败叶上,软绵绵的,偶有裸露在外的岩石,虽布满青苔,但也难以遮掩古代路人驻足歇息留下来的痕迹。路边野花已盛开,或白色,或黄色、或粉红,远眺山谷两边,一簇簇一丛丛,远色近花,点缀着整个山峦,一片春意盎然。难道这就是刚才“路牌”上写的“花千谷”?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上了山脊,向导告诉我们,到“塔岭”岭头就不再有岔路,他要去对面竹林里挖笋,因刚才绕道耽误,他得先走了,并谢绝了我们给的幸苦费。徽州农民的好客是外地人难以理解的,他们之间,有时可为几块钱恶语相加,而在客人面前却异常大方,带个路,倒杯水,从地里拔几棵菜给你,甚至迷路了在他家住一宿都是家常便饭,尤为人烟罕至的深山独户,更是盛情好客。

      到达塔岭,视野豁然开朗,远山近壑、梯田竹海一览无余,新安江、千岛湖尽收眼底,可谓“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巨龙吐翡翠。塔岭古道就这样成就了从“新安江”到“千岛湖”的穿越。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塔岭”为皖浙分界点,一座块石堆砌的路亭,拱形穹顶,似一座拱桥链接两个山尖,可谓一亭“跨”两省。此亭无任何文字名称或碑记,当地人叫“塔岭亭”。进入亭内,两边石墙下砌有一排供路人歇息的石凳,石凳已磨得有些光滑,缝隙里也填满尘土,偶有青苔覆盖。石墙呈黑褐色,墙面还算平整,也未像其它路亭那样砌有供奉佛龛的壁窗。墙面上,还有人用粉石写有“风景在路上”几个字,不知是对沿途美景的回味,还是对此处萧条的感慨。亭内拱顶已有几处石块掉落,损毁之处正好为顶部斗拱的契合点,也是圆拱形成的着力点,如不尽快修补加固,顶拱随时可能坍塌。“塔岭亭”为塔岭古道上仅存的一处建筑,如此颓败之景,貌似一位垂暮老人,佝偻在生命的尽头,苟延残喘,令人惋惜不已。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过了塔岭,全程下坡,路面全由青石板铺设而成,相传为民国年间,一位浙江商贾捐资修筑。约半小时,即到山底新胜村,见一指路牌:“塔岭千年古道”——这是我们见到的全程唯一一个有规整文字的古道标识。

      ……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徽州古道穿行于崇山密林间,山花簇拥,溪水潺潺,五里一亭,十里一庙。一个路碑、一块石板、一捧故土,都烙印着绵延不尽的故事,户外徒步,如同也会温习一段故去的历史,就会情不自禁地流诸笔端,这也成为我的一项“课后作业”。但唯有这次是个特例,月初前往,至今才落笔成文。倒不是没有惊艳的风景,而是塔岭古道实在平凡:平凡得只剩下镜头里没有故事的照片,斑斓精彩,却无一丝热度;平凡得千百年如一日,最后被便捷的沿江公路遗忘在柴草密林之中。

      没有故事的生活,日子就是奔着慢慢老去的心。人如此,物亦如此。

      好在还有那位给我们带路的村民,虽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却是塔岭上一个温暖的组织单元。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塔岭古道(新溪口乡塔坑村至淳安县威坪镇横塘村新胜组)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的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