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52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以生僻字命名的地名似乎有着天然的历史厚重感,在古徽州,仅“歙”、“黟”二字就把历史定位到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中国时设置的歙、黟二县。但在大量中原士族迁居徽州前,地处“楚头吴尾”的山越人以生僻字命名一座山岭者委实不多,穰(ráng)岭或为个案。穰岭位于黄山区(原太平县)焦村镇汤家庄村境内,因“穰”字笔画繁多,当地人一直称作“杨岭”,并以讹传讹至今。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穰,指庄稼秸秆。相传,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7年),太平境内乱兵蜂起,民众苦不堪言,众推乡勇左匡政(原名左难当,黄山区龙门乡人,后为唐朝开国将领,任宣州大都督,封戴国公)为总管,率众御敌。左在汤家庄设计诱敌深入,并先束草穰于溪流,引发山洪,水淹外敌而制胜。后为纪念左匡政保境安民之壮举,遂将该河溪命名为“穰溪”,所在山岭为“穰岭”。穰岭古道自汤家庄村起,翻越穰岭至乌石镇长芦村。据民国版《太平县志》记载,穰岭,县西五十里,上七里,下八里,岭头与石埭(今石台县)为界。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穰岭古道南接“箬岭古道”,是古徽州通往池州的重要官道,也是徽州人前往九华山进香朝觐的必经之路。上世纪八十年代,沿穰溪河修建了公路,穰岭古道逐渐丧失其交通功能。尤为退耕还林后,山上茶地荒芜,草长林茂,且常年烟雨弥漫,地面阴湿,导致山蛭众多,已少有行人,即使徒步爱好者,也避开温暖潮湿的春夏秋季。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徽州的秋天并不像盛夏那样,撵着“梅雨”的尾巴接踵而至,但时至仲秋,已是一阵秋雨一阵凉,山间早晚尤甚。不久前还葱茏青翠的草木经不住秋雨的缠绵,已被涂上一层淡淡的土黄。那些生活在林间草下,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动物、软体生物估计也已钻入温润的泥土,回到土地的怀抱,在梦乡中度过一个温暖的冬季。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趁着国庆长假,我们一行五人前往这条神秘的古道。古道行程不长、山岭不高,拟从长芦村“逆向”出发,至汤家庄后原路返回。

      古道的荒废是早有预料的,但实际境况还是令我们有些措手不及,从山底“入口”,机耕路就消失在已经长满枫树的梯田里。阳光穿过已有些淡红的枫叶,柔柔地洒在密密匝匝的草蔓上,遍地的野花逍遥在秋风的抚摸中,怡然自得地摇摆着婀娜的身姿,毫不在乎我们几个不速之客。秋色养眼润心,路还得往前走。我们一行拨开草丛,跨过溪水,钻过树林,好不容易才找到“正道”。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古道依山蜿蜒而上,宽度约1.5米,大部分路面由就地取材的青石块铺设。石块并不规整,大大小小的沿着山地平铺而就,只有坡度较大处才砌有石阶。因长期无人行走,大部分路面已覆盖一层尘土,或被山中滚落下来的碎石占据了大半,部分路段已被柴草挤占得仅剩一条窄窄的“巷子”。即使古道上“标配”的路亭,也早已被岁月的风雨消蚀得无影无踪,连残垣断壁的痕迹都没留下。仅有终点那块近年才立的石碑还记载这条古道曾经的峥嵘。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每次户外行走,总会有诸多期待,或许期待一身畅快淋漓的汗水,或许邂逅一段怦然心动的风景,亦或聆听一个久远的故事。然而,结果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甚至有时想“静坐在岁月的台阶上感触心灵的律动”都成了奢侈品。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穰岭草长林密,翠竹漫山,即使是盛夏的骄阳,也禁不住层叠翠绿的纠缠,在树梢竹杪上蜻蜓点水一般,一扫而过。黑漆漆的泥土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枯枝败叶,古道上的石板被尘土搂簇拥着,仅冒出的一点边角或已铺上一层绿莹莹的青苔。行走在这条林荫蔽日的路上,吮吸着养心润肺的草木清香,触摸着伸手可及的山花野果,涤荡心灵的凡尘是油然而生的。但这也并不能滋生出丁点的诗情画意来。像绸缎一样滑溜的路面如同行走于流沙,跌一两跤尚可忍受,蚂蝗、蚊子、马蜂似乎成了这条路上的主人,随时“恭候”着我们这些“入侵者”。嗡嗡的马蜂声,黑白相间的山蚊子,滑不溜秋的蚂蝗,不停地“驱赶”着我们在这湿滑的山道上蹒跚前行。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好在有惊无险,仅有两人被蚂蝗“临幸”。体格硕大的蚊子也算“公平”,人人有份。幸亏风油精、食盐等防身“秘器”是随身携带的。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千百年来,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也许都是这样匆匆而过的:穿着草鞋挑着书箱的进京学子,“十三四岁往外一丢”的浪迹商人,牵儿带女避迹徽州的迁徙者。也许就是那些三步一拜九步一叩的朝觐者,让这些常年生活在这里的小生物才有了主人般的“热情”,才有了窥视青石板上每一个脚印的情怀:光脚丫的、草鞋的、布鞋的、皮鞋的……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如今,穰岭上早已远去匆匆的脚步,早已淡去昔日的韶华。这条曾经熙攘的古道,在解除了人类的禁锢,慢慢消融进自然的怀抱后,正和这些小生物们一起,过着日月轮回的平静生活。

      也许,穰岭古道真的老了。终将有一天,它会老得就剩一捧尘土。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

      徽州古道_太平穰岭古道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的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