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52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徽州地处“楚头吴尾”,在冷兵器时代,众多垭口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也留下诸多关隘、古战场遗址,以及惊心动魄的战争故事。徽州四周环山,连绵起伏的山峦成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革命活动的天然屏障。其南部白际、五龙山脉,绵延数百里,连接皖浙赣三省,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皖浙赣革命根据地”的主要活动区域,其中平鼻岭下的石屋坑村曾是当年“皖浙赣省委”驻地,无数革命者的脚印也因此留在这条皖赣交界的青石古道上。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平鼻岭古道西起休宁县汪村镇田里村岭脚组,经平鼻岭至婺源县沱川乡塘村。古道始建于明代,全程约15公里,是婺源北部前往黟县及北上京都的交通要道。南宋淳祐甲辰年(1244)进士许月卿曾作诗《登平鼻岭》曰:“冉冉晴岚渍客裾,跻攀直上接层虚。落花啼鸟山逾寂,片石长松画不如。绝巘岿然凝晚照,白云深处是吾庐。缅怀当日太行路,今古行人覆几车。”相传,“平鼻岭”因登山台阶高于鼻梁而得名,另有说法则是指山道像削平的鼻梁一般陡峭。虽说法不同,意涵一致,山高路巉也。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因慕名这个红色山村,我们的汽车直接停在石屋坑村。当年这个远离尘世的山村,如今道路通畅,十分便捷。村庄不大,几十户人家,沿着山坡缓缓而建,“红军屋”、“中共皖浙赣省委旧址”、“小岭头战役指挥所”、“烈士广场”、“留芳亭”等“红色”标识几乎遍布每一处路口。据记载,1935-1937年间,当年这个仅3698人的小山村,就有20多人为革命而被捕入狱、7人献出宝贵生命,成为当之无愧的“革命圣地”。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昨天刚下过雨,天有点阴沉,村庄周边的山坡还被雨雾缭绕着,水口上那几颗大枫树已映红,栉风沐雨百余年的粉墙黛瓦显得格外宁静。一溪清水穿村而过,一座石拱桥将村庄与对面的红军广场连在一起,走在桥上,油然而生一种重走红军路的神圣感。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登山石阶从村庄对面树林中攀行而上。路是近年新建的,宽不足一米,不知是原址修复,还是另辟新道。这段路连续上坡,台阶高度都在15公分以上,有些催汗。约20来分钟,与另一条石板路汇合,看路牌,这才进入古道,此前或是石屋坑人上平鼻岭的便道而已。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古道较宽敞,路面石板虽然经过数百年风霜侵蚀,现基本完好。据了解,每年中秋日,岭脚、石屋坑一带村民都有主动上山修路的习俗,如今年轻人外出打工,留守的妇孺老人也还继承着这股乐善好施的遗风。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走出不远,一汪泉水边,见到第一个路亭。路亭面积不大,但整洁完好,不像其它古道那样一路残垣断壁,让我享受这一方清新山水时,也体味到这一带民风的温度。和其它休婺古道的路亭一样,亭中供有“南无泗州大圣”佛龛,佛像已不存,碑刻犹在。我对佛教一无所知,经查询得知,泗州大圣是“管婚姻”的佛,传说,只要在佛像脑后挖刮点泥土,偷偷撒在爱人身上,就能保佑婚姻幸福、白头偕老。不知徽州先人在路亭里供奉着这一尊菩萨是何用意?或许是对家庭美满、安居乐业的祈望吧?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在这条路上,也只有这位“神仙”才见证了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清咸丰七年(1857年)五月,太平军石达开一部从平鼻岭前往婺源,遭沱川民团攻击,双方死伤数十人;193610月,红军在小岭头伏击国民党杨自立部,灭敌小分队一个,伤敌十余人;19371月,红军独立团在平鼻岭伏击敌四十六旅,生俘敌连副一名,死伤敌军数十人;193512月,红军独立团30余人经鄣公山入皖,突遇暴风雪,被活活冻死在六股尖上……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远去的刀光剑影、炮火硝烟,早已融化在这一块块被磨砺得青亮的石板上。我们踩着历史的烟云继续向山岭深处蜿蜒而上。从刚才的茶窠地、灌木丛进入到密密匝匝的杉树林,路面石板也宽阔规整了许多,似乎从“乡道”提升到“国道”。虽然道路陡峭起来,但也没“平鼻”的感觉。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平鼻岭垭口比我想像的来得更快。此为休婺分界点,曾有古战壕遗址,据当地村民介绍,战壕里还有先人遗骨和毛发。如今,这里长满了落叶灌木,一片红灿烂黄橙橙的,还有一丛野生猕猴桃缠绕在高高的枝头,全然看不出当年厮杀的痕迹。只有旁边一块简易的“路牌”还涂鸦着曾经的沧桑。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从这块路牌上得知,“平鼻岭”也叫“糠皮岭”。

      大部分徽州古地名都有典故,但对这“糠皮”却不知其来历。倒是让一位同行的老哥想起那个吃“糠”咽菜的年代,想起为他们兄妹五人一家老小不挨饿忍冻,冒着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风险,而时常奔波在这条山路上做点小生意的父亲。在这片常有黑熊出没的丛林深处,在这条见证历史兴衰的古道尽头,在早已模糊的眼眸里,他仿佛看见那个佝偻疲惫的身影在负重前行,仿佛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在喊他的小名。在那一刹那间,一股酸酸的鼻息涌上他的心头,引着他匍匐在厚重的石板上,去聆听那个熟悉的脚步声……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一阵鸟鸣打破了“糠皮岭”的沉闷。在这个“千山鸟飞绝”的高山初冬,还有雀鸟啁啾确实是个奇迹。

      过了垭口,路相对平缓许多。或因南面山坡,天亮堂起来,丛林也更显斑斓艳丽。在一片火红的枫树林边,又见一座路亭,修复不久,亭内一木牌,记载了山岭南北村民出工出资者名字。路亭边上是一栋坍塌的石屋,从残存的石柱门框看,当年或是一处规模不小的客栈。路亭边一块光绪七年桂月立的“禁碑”,碑文大意是:道路上下一定范围内严禁锄种。上半年,在祁门至石台的榉根关古道上也看见过类似的“输山碑”,可见徽州人自古以来就有保一方绿水青山的生态意识。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接下来的一段路比较陡峭,多弯道,俗称为“三百坎”。

      在山里,陡峭的山崖必有溪水飞瀑。但因山坳植被过于浓密,只闻震谷水声,不见银河飞落。至山底,白花花的泉水从岩石上飞泻而下,在此积成碧潭。连接古道的是两块硕大的青石板架成的“两孔”石桥,桥面利用自然巧石搭建,不知古人是怎么将这两块近10吨重的石板架到“桥墩”上的?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在离石桥不远处的两块擎天巨石更是让人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擎天石一大一小,如卫士般耸立于古道两边。大的十多米高,五六米宽,巍峨耸立,气势恢弘。小的高三四米,正中刻有一尊观音雕像,传说,当年一位徽商携资回乡,在此遭遇强盗,故将装有钱财的包袱藏匿于附近山中,并在佛像上做一记号,几天后,当他返回拾取时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印记,从而使这尊浮雕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过了巨石,很快到了山脚的塘村。为“窟”的异体字,现已弃用,字库里也无此字,但塘村的门牌上仍沿用至今,不知有何典故。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我们未及考究,匆匆用过午餐,再耗时近3小时,原路返回至岭脚村

      岭脚村与石屋坑隔着一座山垅,像一只巨大的鼻子横亘在两村间,难道这就是“平鼻岭”的那只“鼻子”?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从村中的“石屋”、“树皮屋”到村前宽阔的停车场,仿佛从千余年前的“山越人”直接穿越到现代。黄灿灿的银杏叶染黄了地面,古老的红豆杉上缀满玛瑙般的“红豆”,崭新的楼房上悬挂着“岭脚苞芦松民俗文化节”的标语。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这些当年聊以果腹的苞芦松,如今成了这个深山僻壤里开发乡村旅游的一张名片。如果那些牺牲的革命烈士,以及老哥的先父在天有灵,不知有何感想?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

      徽州古道_歙县连岭古道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得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