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99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作为我走过的第四十条徽州古道,此刻,我从未有过如此复杂的心情——如何称呼这条被评为“中国十大古道”之一、自称“徽杭古道”的精美古磴道呢?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1    徽杭古道今何在?

      徽州群山环绕,周高中低,一府六县通往外界及县域之间的道路不计其数,但自府城出境的官道主要是九条,分别至杭州、安庆、池州、饶州、宁国五府及浮梁、开化、泾县、青阳四县,俗称“九龙出海”,后人相应称之徽杭古(官)道、徽安古(官)道、徽饶古(官)道等。如今这些古道大部分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中,仅在一些远离村镇的山岭上还有少量路段残存,真正意义上的“徽杭”、“徽安”、“徽饶”等古道已不复存在。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徽饶古道:休宁右龙村“徽州大路”石碑)

      绩溪作为古徽州毗邻杭州临安的两个县域之一,与杭州依山带水。古时,从县城华阳镇出发,顺登源河,过清凉峰,至杭州仅需三天脚程,号称“不慌不忙,三天到余杭”。大鄣山支脉作为绩溪东出的天然屏障,目前残存的出境古道有三条:“南线”越桃树岭、峰高岭、王干岭至歙县三阳镇,进入徽杭官道;“中线”经逍遥岭、过蓝天凹,“北线”跨竹岭、浪广岭浙江临安马啸乡浙基田村汇合,沿峡谷东进临安颊口镇(现清凉峰镇)后并入徽杭官道。其中“中线”逍遥岭古道因穿越峭壁悬崖而成天险,有皖浙天路之称。逍遥岭古道开凿于宋代,现存约两公里,为徽州古道中最为惊险峻美的一段,也是目前唯一商业开发的徽州古道。但其以“徽杭古道”自称却是偏离史实的,起码是不准确的名称,也让我撰写此文时纠结良久: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绩溪-歙县峰高岭古道:峰高岭垭口)

      其一,不管是史料记载,还是古徽州地域特征及交通网络布局,史上的“徽杭官道”是自徽州府治歙县出发经昱岭关出境至杭州的步道。从绩溪出发经峰高岭、逍遥岭、竹岭的三条古道仅是“徽杭官道”上的“支线”而已。用现代语言讲,是省道与县乡道关系。这一点在《绩溪县志》(1998年版)中得到确认,即“逍遥岩道”为“乡道”;

      其二,广义上,古徽州任何一个地方通往杭州的步道都可称之为“徽杭古道”,这样的“徽杭古道”不计其数,现存路面完好的也有近十条(段),“徽饶”、“徽宁”古道亦然,如此命名,本身就没有意义;

      其三,原始的“逍遥岩道”现仅存两三公里,连接伏岭镇鱼川村与黄茅培村之间,蓝天凹路段有少量石板路面,断断续续的,因此冠名“徽杭古道”确有以段带线、以点带面之嫌;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徽杭官道:昱岭关古蹬道)

      其四,基于历史人文景观的商业开发,对保护徽州古道是有积极作用的,但应以尊重历史为主轴,毕竟徽州古道是一项历史文化遗产,而不是一件可以按商业目的去注册一个商标的产品;

      其五,作为户外徒步爱好者,如何命名、称呼一条古道本就无伤大雅,只要有一路风景即可。但作为徽州古道的探秘者、记录者,还是应给读者提供一份与史实基本相符的文字,而非以讹传讹。

      本文以“逍遥岭”名称来记录这条古道正是基于上述考量,也是再现该古道的历史名称,还原“遥遥孔道经何处?妙有丛关一曲通”的历史真面目。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2    拨云驱雾见史实

      逍遥岭又名遥遥岩、遥遥岭,其名或来自古道深处的逍遥村。逍遥村地势如窑,古名窑窑,后雅化为遥遥、逍遥,寓“身居山中、逍遥自在”之意。自逍遥村蜿蜒而出的溪流则为逍遥河,河两边的山崖统称为逍遥岩。逍遥岭古道自绩溪伏岭镇鱼川村出发,经逍遥岩栈道,过蓝天凹至浙江临安马啸乡浙基田村,全长约25公里。目前仅“景区”入口的岩口亭至水库路段保存完好,“江南第一关”及茶亭、古庙等建筑犹存,蓝天凹路段尚残存部分石阶路面,整条古道自然景色优美,历史文化深厚,是一条集观光旅游、登山健身、探秘历史于一体的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我们未从“景区”入口出发,而是自北线竹岭古道穿越到逍遥村,然后沿逍遥河至“景区”出口。这个行程安排也在巧合中见证了这两条古道肇建年月的先后顺序。

      传说,当年胡宗宪走竹岭古道往来杭州多年,他养了一条黑犬作为信使,但黑犬独自往来杭州绩溪时走的却是一条穿越丛林峭壁的近道。胡宗宪便命人按黑犬行走的路径开山筑路,“随其势之高下屈曲,滞者凿之,凸者平之,峻者削石以为蹬”,于是有了现在的逍遥岭古道。

      传说总是带着百姓的善良愿望。在绩溪历史上,胡宗宪算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官至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加直浙总督,手握浙江、南直隶和福建等处的总督兵务大权,为家乡搞点“基本建设”也是理所当然的。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逍遥岭上记载古道开凿历史的崖刻)

      而历史却是一双无情的手,把这个顺理成章的传说剥得体无完肤。据古道一块摩崖石刻记载:“圣宋宝祐丁已年六月旦日,大石门胡八十府属讳润捐金用工开辟,凿去巉岩,甃成阶级,以便往来,永无危险,至中秋前五日毕工。卿记岁月云耳。”其意为,宋朝宝祐丁已年(1257年)六月初二,绩溪大石门人胡旦捐资开山筑路,凿开陡峭岩石,砌成台阶,百姓往来化险为夷,至中秋前五日完工。按此记载,胡宗宪(15121565)出生时,这条古道已存在两三百年了,何来“黑犬探路”之说?即使历次道路维修中,也未见与胡宗宪相关的记载,如:古道修建之初,绩溪北乡程氏“伐石为栏,障于旁,往来愈安”;明成化年间(1465-1487),汪以茂等筹资重修;民国二十年(1931年),邵在炳、邵之华、程怀邦、胡商岩费时六载拓宽重建,并立有《重修遥遥岭古道碑记》;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徽商胡元堂牵头筹资两万元,再次大修古道磨盘石至岩口亭路段,重修岩口茶亭。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自绩溪县伏岭镇出发的、被评为“中国十大古道”之一、称之“徽杭古道”的古磴道,它的原名却叫“遥遥岭岩道”,“逍遥岭古道”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3 、竹岭穿越逍遥岭

      与竹岭古道相比,遇崖凿石、遇河搭桥的逍遥岭古道几乎直线连接绩溪伏岭镇与临安马啸乡,不说省去鱼川村至桐坑村的十公里路程,竹岭古道绕经荆州乡的“弧线”也徒增了许多冤枉路。比较才能认识历史,比较才能认知古人修路筑桥的智慧。我们一天翻越几座山岭,行走这两条不在一个流域古道,这样的行走,更像是一次对徽州古道的探源和朝圣,浓浓的仪式感。

      中午,我们经竹岭抵达荆州乡金冢村。从金冢村到逍遥村的路是当地村民上山劳作走的便道,翻山越岭十里路,并无路标,更无石板路面。经热心村民指点,我们才在离村约一公里的地方找到登山路口——一处开荒种植柴胡所挖出的山道。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第一座山峰不高,不到半小时即登顶。但下行的路却已被杂草湮没,尤其谷底小溪边,青草萋萋,藤蔓灌木稠密,几乎没有路。我们用手杖打草开路,且目不转睛地盯着路面上任何一点动态目标,但还是相遇了令人毛骨悚然的爬行动物,幸好有惊无险。在溪边的灌木丛中,我按地图所指的方向顺利找到再次登高的山路。这是一座比竹岭还高山峰,且都是直线攀高的便道。当我们挥汗如雨到达岭头,见到一座拱形路亭时才松了一口气。那种感觉仿佛是在辽远的岁月中找到了前进的方向。

      站在岭头,逍遥村尽收眼底,四周层峦耸翠、冈岭四合,粉墙黛瓦的村庄犹如花心一般镶嵌在青山翠竹间。想想古人,真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将这样一处世外桃源般的村庄比作“窑”,确实有失大雅。即使如今公路四通八达,除了逍遥岭古道外,也仅有一条从桐坑源翻越千米高山的水泥公路到达这里。不管步行还是驾车,到了峡谷尽头的逍遥村都会有一种“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感。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抵达逍遥村已下午三点,从这里到古道出口还有十公里。我们小憩片刻,并从农家倒了一壶开水后,继续沿逍遥河畔的公路顺流前行。约五公里,抵达“下雪堂”,此为登顶蓝天凹的路口。蓝天凹海拔1050米,为古道最高点,两山夹持成凹,因山高天近,蓝天白云嵌入其中,且青山巍峨,山泉潺潺,视野所及,皖浙风光尽收眼底,故名。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傍晚已近,我们不敢久留。抵达黄茅培村,公路止。继续沿着横穿山坡的步道前行至“施茶亭”,才算见到原始的古道。

      古道路面宽约1.5米,依山就势,花岗岩石板凿砌平整,只是一些平坦路段的路面由条石加块石拼凑而成。在徽州古道中,逍遥岭古道应属“中等规格”,与其“县乡道”标准基本匹配。“施茶亭”由明代伏岭下村邵时玉捐建,供路人歇气避雨,并免费提供茶水。路亭施茶是徽州古道上一个温暖的单元,几乎每条古道都有,浙岭古道的“方婆”,大洪岭古道的“茶田”,等等。西武岭古道的“万福亭”,其门口对联堪称古道茶亭的经典:“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吃杯茶去;劳力苦,劳心苦,苦中作乐,拿筒烟来”,一壶茶一筒烟,洞悉人生禅意,短暂的放下或许就是每个人心中佛。如今,这些茶亭大部分已圮毁在荒山野岭,成了一堆乱石瓦砾,这座作为“旅游商店”的茶亭也算物尽其用了。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4、雄关漫道逍遥岭

      从“施茶亭”到“江南第一关”是逍遥岭古道精华所在,它的美是由其特殊的地貌形成的。逍遥河两边的绵绵青山到了这里突然变得铿锵有力,脱去一身绿装,露出泾渭分明的骨骼和肌肉,笔陡笔陡地矗立在河谷两边,“磨盘石”、“蒋军石”、“佛掌石”,怪石嶙峋,栩栩如生。经过十公里缠绵的逍遥河也变得狂野起来,在逼仄的峡谷里狂奔乱吼。河谷里的巨石,像神仙丢在这里似的,将峡谷割裂成大大小小的瀑布和碧潭。据说“蒋军石”下那一潭秀水是当年胡宗宪往来徽杭的洗马之地,亦称“洗马潭”。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佛掌石)

      在农耕社会,这么一处山崖壁立、河谷跌宕的地方,别说人马通行,即使飞鸟穿越也非易事,何况在峭壁上凿出一条通衢孔道。古道凿峡谷面的石壁用人工凿开横档,嵌入长约米的花岗石板,筑成栈道。栈道紧贴石壁,外有石柱栏杆,远远望去,宛若一挂登天接地的云梯。人行其中,一边是壁立山崖,高接天穹,一边是深渊峡谷,溪水奔腾,即使临空飞鸟,也不免有些晕眩。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古道的点睛之笔在“关口”处。自峡谷入口登高至山腰,绿树青山与悬崖峭壁在这里交接而就。山脊也拐了一个直角弯,突兀而出的山崖、几根条石搭建的“关门”形成一座天然关隘。此处天险堪称雄冠江浙,当年胡宗宪经此入浙时,写下“江南第一关”。太平天国年间,李世贤部经此入浙受阻,激战中原有关卡建筑尽毁。现“关门”建于同治二年,东西门楣分别刻有“徽杭锁钥”、“江南第一关”,由绩溪人邵道棠题写。相传,此地为龙脉所在,当年岳飞经此,曾飞刀一斩,断了徽州人的龙脉,幸得胡旦凿通栈道才得以续接,于是有了“岳飞斩龙脉”、“胡旦接龙脉”的传说。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紧邻“关门”是一座拱亭,额题“履险如夷”四字,建于民国二十年(1931年)。拱亭边有一间“二程庙”,据说是为了供奉在此避雨受难的两位程姓徽商。庙边还有一座石质佛教经幢,徽州人将经幢安置在通衢大道上,旨在镇妖辟邪,佑护来往行人一路平安。

      “履险如夷”不仅是逍遥岭古道的祈愿,也是每个人的人生愿景。

      但是,徽州境内大部分古道自身却未“履险如夷”,当现代交通的触角伸向人类足迹能够抵达的每一个角落时,曾经承载着徽州人梦想与希望的青石古道却被现代人无情地抛弃,遗忘。它们就像悬挂在天际边的一钩残月,冷清,孤寂,落寞,在彻底陨落在大山深处之际,最后一次深情地缅怀昔日的荣光。

      如今,对徽州古道而言,生存是摆在首位的,姓氏名谁并不重要。从这一点来看,逍遥岭古道的开发和保护是值得点赞的。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

      徽州古道—绩溪逍遥岭古道(中国十大古道之一)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得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