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99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五岭”古道南起婺源县江湾镇,跨越芙蓉岭(或谭公岭)、对镜岭、羊斗岭、塔岭、新岭,至休宁县山斗乡,全程约三十公里,是目前徽州境内保存最完好、距离最长的青石古道。本文2017年已发,现重写后再次推出。全文3100字,阅读需15分钟)

      古道评价指数精彩指数★★★☆☆ 危险指数☆☆☆强度指数★☆☆ 完好指数80%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谭公石级超三千,步步均匀缓蜿蜒。小憩步云云踊跃,山重水跌上青天。”这是诗人笔下的谭公岭古道谭公岭,原名金竺岭。古道南起婺源县江湾镇江湾村,北至婺源溪头乡茗坦前接对镜岭,全程约7公里,古称“上七下八”。古道东连芙蓉岭,同为“五岭”之首为户外环线徒步的优选路线,全程约18公里修建谭公岭蹬道时,芙蓉岭古道已走过几百年历史。在徽州境内,首尾相接、几乎平行的古道不是很多,我所走过的仅有绩溪的翚岭、新岭古道,休婺间的大燕岭、小燕岭古道及浙岭、觉岭古道。毕竟在手凿肩挑的农耕社会,修建一条盘山蹬道,是一项耗巨大的工程,有的甚至需要几代人的劳力财力才能完成,因此每条“平行”的青石古道背后都有一个生动活泼的故事相传,宋时期,芙蓉岭脚的中平村驻有一古称“中平营”,守将皇帝外甥侍皇亲国戚之位,刁难奚落地方官员及来往商贾均敢怒不敢言。某次,大将谭公经婺源出皖,为避“中平营”之辱,便命士兵在邻近的“金竺岭”另辟新路,既能绕开“中平营”,也可缩短行军路程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当然,这仅是传说而已。据史料记载明万历三十二年(1608),浙江嘉兴人谭昌言赴任婺源县令自休宁翻越“五岭”入婺源境,见芙蓉岭山高路陡,险同蜀栈”,且绕道十里,故捐出俸禄,倡议筹,历经年余,将“坦经久废”的金竺岭羊肠小道拓成“坦途”。新道沿山坡迂回,以长五尺、宽一尺、高三寸的青石板铺设,台阶低,步幅缓,既平整美观,又省时省力。谭昌言任婺源知县期间,“行仁让、赈贫匮、课农桑”,“役不及民”口碑甚佳,不久便擢升为台臣离开婺源。乡民缅怀其公德,于岭头立石为碑,改称金竺岭为“谭公岭”。“古来存圣迹,从此识前贤”,谭公岭也因此成了徽州境内唯一一条以官员姓氏命名的古驿道。清乾隆年间婺源知县祖良桢《过谭公岭》“锦簇花攒数十重,奇峰面面削芙蓉行人俱食谭公德,回首苍烟石壑封。”数百年来,人们只要走上谭公岭会想起当年捐资凿路的县令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我们从屯溪出发,车至婺源县江湾镇。古道入口是一座新砌的石坊,四柱三层,额题“五岭青云”四字。缘溪而入,过一单拱石桥,即进入谭公岭古道。石桥上有回廊,名“新坑桥亭”在徽州境内,桥亭常见,但在五岭古道上,看到“新坑”二字,自然会让人想起谭公岭下、芙蓉溪边的砚石“老坑”。历史上的精品歙砚,其砚石均来自此处,在《歙县志》(2010年版)记载的十三个砚石“老坑”中,其中六个位于砚山村。不知此“新坑”是否与砚石有关?过新坑桥,是一段新铺的石板路,估计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古道上的青石板都成了附近村民建房的石基,或是水埠头的洗衣板了。近年发展乡村旅游,这些曾经的古道再次进入人们视野,但那些印记着先人足迹的青石板却再也找不回来了。行进约一公里,进入古道。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古道穿行在田埂间,或是被杂草、尘土覆盖,或是沉降后形成泥淖,已不再规整。但这些被磨砺得没棱没角石板所映射出来的依然是昔日的喧嚣和厚重。踩在这些黛青色石板才能真正体会到“在徽州随意踩到一块石头,就会触动一个朝代”你的思绪会不由自主穿越到唐宋时期的歙砚“眉子石”、“金星石”、龙尾石。哪怕一小块“老坑”砚石,也超过我等工薪阶层几年的俸禄。当然,即使踩到一块和田玉,也未必识货我们走在这些早已失去交通功能的古道上,除了磨脚出汗外,或许在每个人心中,都有那么一片远方的牧歌田园。古道路边,民居错落,梯田跌宕,油菜铁红,那些没有秋种的稻茬上,又长出了新绿,田埂上的野葱开出一支支紫色的花束,山坡上的乌桕树叶已染上一抹腮红,一片秋意斑斓的样子古道沿峡谷行进,约一小时,到达谷底,开始盘山登高。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峡谷尽头是一片芒草地,山坡下,河谷间,梯田里,漫山遍野的全是齐人高的芒草,葱葱绿绿,层层叠叠,如甘蔗林,似芦苇荡。芒草为皖南山区常见的杂草,四季常青,叶片有锋利的锯齿,儿时砍柴割草时,手上、脸上常被割出一道道口子。现在正是芒草开花的季节,浅紫花束与新开的芦花相似,这些秋冬开花的植物,它们不与春天争艳,不与秋天争果,只在这万物凋敝的秋天里,孤独地绽放着,就像脚下这些早已远离交通功能的青石古道一样,默默地沉寂在这大山深处。我们穿行在芒花丛中,晌午的阳光翻过山尖,冲破山岚,射在紫色的花束上,随风波起晶莹闪烁俯瞰这样的场面,的确是一幅人行画中的仙境,但行走其间,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我们或踩或钻或打,不但要防止芒草割破皮肤,还要盯着草丛中那些尚未冬眠的爬行动物。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约半小时,山腰路面豁然开阔,路上的杂草突然间被清得干干净净,一块块长方形的青石板也露出原型:石阶长约1.5米,宽70公分,高不足10公分。这样阔大、平缓、整齐的路面,即使被杂草灌木侵蚀多年,也依然保持着当年的原貌,在徽州古道中并不多见。刚才我们在山脚听一村民说,当年修这条古道时,对台阶的规格、数量是有严格要求的,如有差池,格杀勿论。这说法似乎有些言过其词。谭县令为民捐资修路,又不是秦始皇修长城,有必要这么“拼命”吗?在谭县令修路故事中,还有一个说法,说是谭公另辟山岭,惹怒“中平营”的“皇帝外甥于是以“私造五岭”奏皇上。皇帝老儿倒也不糊涂,当即“批示”:如新修岭路的台阶数量少于芙蓉岭,则免于治罪。或是几百年口口相传的缘故,故事“版本”也就变异了,亦或是善良的百姓以这种方式为谭县令打个圆场”吧?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遗憾的是这样精致的古道,现在已近荒废,且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眼前这干干净净的古道,“清道夫”竟是乡民放养在山的黄牛春耕之后,它们一直群居在这条古道上,把路面及两边的青草吃得一干二净,当然它们的排泄物也毫不避讳落在路上,部分路面石板已被踩得歪歪斜斜的但不管怎样,走在这样的古道上,总比钻草丛踩荆棘轻松,我们也得以腾出眼睛来欣赏这迷人的秋色。路边随处可见果实,的红得热情黄的黄得高贵,紫的紫得迷人,蓝的蓝得诱惑。远处的枫香,有的翠绿依旧,有的涂上淡红,有的已经焦黄,有的已黯然凋落,只有风口上那几株日照充足的大树,才红得像一支巨大的火炬。当然它们生命年轮的起点和终点是一致的,即使这样一树靓丽的红叶,经历了冬天的冰雪、春天的孕育、夏天的炙烤、秋天的霜寒,短短十几天火红,也将和所有落叶一,化作一捧尘土,去滋养来年的生命。人和树一样,大部分时间总在赶路,在为那个出彩的瞬间奔波着但真正能够出彩的微乎其微,就像山坳里那些没有火红就枯落的枫叶一样,平平淡淡,轮回一年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快到岭头,山体突然峻拔起来,古道台阶一级连着一级,像一挂梯子。岭头是一片平旷的茶园地,足有十几亩大小,不像芙蓉岭那样,两山夹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在冷兵器时代,利用天然屏障抵御外侵自然是摆在首位的,这就不难理解,当初开凿五岭古道时,为什么舍近求远,舍低取高,选择芙蓉岭岭头有一座新建的路亭,木制梁柱,上盖泥瓦,四周通透。路亭是在原有石基上建造的,垒砌石基及石磅的块石方正厚实,已有些年头。路亭原名“步云亭”,相传有一婺源考生进京赶考,途径此处,许下一诺,后来如愿高中,故建此亭,以泽路人。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路亭旁边还有两间棚屋,门口有一石臼,一根塑料水管源源不断地将山泉引到石臼里。在五岭古道上,每个岭头都有一个茶亭,谭公岭的“甘泽亭”应在此处。该泉应为古时烧水沏茶之水,当然那时没有塑料水管,原生态的竹子带着自然的清香,也同样能将清泉从山坳引流到这里。我们在岭头没有找到当年立的“谭公岭”石碑。跨岭下坡的路宽敞整洁,途中有两座路亭,其中一座正在架设木柱梁椽,尚未盖瓦。我们早上9:20从江湾出发,中午12:10到达北坡谷底。在谭公溪、芙蓉溪交汇处,右转可上芙蓉岭;前行至茗坦村上对镜岭,入休宁;沿溪下行五里至砚山村,即歙砚砚石原产地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2020-11-12

      ——————————————————————————————–

      徽州古道—谭公岭古道(徽州唯一一条以姓氏命名的古道)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得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