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99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新岭是“五岭”古道的“第五玲”,也是婺源进入徽州这个独立地理单元的最后一道岭本文2019年已发,现重写后再次推出。全文4200字,阅读需20分钟)

      古道评价指数精彩指数★★★☆☆ 危险指数★☆☆强度指数★☆☆ 完好指数50%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所谓的“新岭古道”,准确地说,应为“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北起山斗村,跨越新岭至休宁璜茅村,全程约7公里。古道最高海拔450米,为休宁至婺源的第一道岭,也是婺源进入徽州的最后一道屏障,古时习惯称作“第五岭”
         山斗乡位于休宁南部,与婺源接壤,因群山环抱,形如斗状,故名。古徽州人南下婺源,远走湖广,过了山斗就要翻山越岭了,因此山斗成了古徽州一处重要的商旅集散地,也是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据我所知,除新岭古道外,这里有通往婺源东北部“溪头十八国”的“大燕岭古道”、“小燕岭古道”。徽州人对于挑担过“五岭”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当地人称之“江湾担”。所谓“江湾担”,即徽州货物南运婺源,先走水路,沿率水河至休宁龙湾起岸,再走旱路到山斗,过“五岭”,至江湾,肩挑背驮,起早摸黑,来回三天,让人望而生畏。这一路弓腰磨脚的辛劳也成了老辈休宁人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不好好读书,挑“江湾担”去!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这次走新岭古道是作协组织的,也算是一次“采风”活动。按惯例,“采风”之前总是先要听听“汇报”,再“座谈座谈”,一年365天,我参加这类“八股会”少则也有百来十个,往往是会上言不由衷,会下衷不由言,陪会躲会逃会也是常态。最近读到杨绛刚到清华任教时的一段经历,为了躲会,她宁愿打“散工”,也不要“专任”教授“编制”,读后感同深受。好在组织者早已摸准大家的心思,事先已谢绝这些繁文缛节,驻车后直接甩腿开路走古道。出了山斗村,古道沿率水河逶迤而行,雨后的石板更显青亮,丝丝缕缕的花纹赋予他们特殊的印记,像一幅幅来自远古的图腾,定格了“江湾担”的历史以及徽人走南闯北足迹。在这个春意盎然的季节里,率水河忙着张罗昨夜的那场春雨,河床上的水草似乎一夜间冒出来似的,在匆忙的秀水中摇头晃脑的。走在这样一条古韵悠悠的步道上,路边绿草如茵,对面的油菜花也赶在这场雨后,绽放着黄灿灿的色彩,与山坡上青葱翠绿的毛竹构成一幅层次错落的水彩画。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连着村庄的这段古道应是近年刚修复的,石板缝隙间还有水泥浆砌的痕迹,铺设路面的石板有的是拆除下来的坟碑,其中一块竟是大清乾隆三十五年凿立的,走在上面,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过了三五里,石板路被一条尚未硬化的机耕路覆盖了,昨夜的雨在这里形成很多泥淖,水凼里偶尔还有青石板的影子。它们似乎在怀念着曾经的容颜,也映照着今天所赋予它们的使命——为260亩猕猴桃基地输送给养,承接收获,也让今天的徽州人不再靠一根扁担两条腿来承载他们生活的全部。当古道辞别携手前行的率水河,按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路径,挽着一条自山涧而来的清溪向山坞行进时,原汁原味的古道才真正回到我们的脚下。在这里,路面缝隙里的杂草随心所欲地生长着,台阶拐角的旮旯里,嫩绿的青苔已长出一根根银针般的花茎。都说苔花如米,我没见过苔花,也许是见过了没在意,因为它太小,太不起眼,不像路边石磅上、荒田里那些紫色的野花,成片成片地妖娆着我们的眼眸。同行的江红波老师将她们喻为“在春天里邂逅的远方表妹,熟悉却不知怎么称呼”,我觉得更像几十年没见的儿时伙伴,青涩的记忆,熟悉的身影,却已叫不出名字。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花儿的学名叫紫堇,这样一个名儿,更像是一群古典清秀、稚嫩而不失婉约的少女,叽叽喳喳地缠住了“采风团”的脚步,唯有几位像我这样“花粉敏感度”的继续行进在“十里九曲桥”间。桥大概是五岭古道的最大特点,不仅新岭古道,塔岭、谭公岭古道亦然,各式各样的单拱石桥像针脚似的缝制在两山夹持间。自山斗到岭脚十里路,竟有九座石桥,且风格迥异,每座桥都有一个寓意深邃的名字,镌刻在拱顶的石额上,现存能清晰辨认的还有三处,分别为第一座“麒麟桥”、第三座“裕道桥”、最后一座“高钟桥”。我学浅才疏,仅以俗夫之见,揣摩古人命名这些桥梁的意涵,“高钟桥”或许就是科举路上的“高中”之意吧?古时北上赶考的书生走过“五岭”,到了这里,自然春风得意马蹄轻。或是哪位学子离开这岭脚村时立下了誓言,待他金榜提名、衣锦乡时,还愿了这座石桥。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高钟桥”是九座石桥中最厚实、最高耸、最精致的,如今古桥飞渡两山间,流水潺潺依旧,只是桥头这个曾经迎送商贾学子的“新岭脚村”故去已久。当我们一行走进人去楼空的村庄时,映入眼帘的是十几幢静默在古树修篁中的土楼。墙根下的柴垛已倒塌,零乱地堆在路边,一些山上砍来的灌木还未锯断,或锯断了没有劈开,腐烂的树皮上已长出白色的蘑菇;在杂草野花的包围中,曾经挑山“江湾担”的从担、担杵斜靠在门边,像一位不离不弃的耄耋老人,倔强地坚守着那些早已随风而去的生活味道。面对大自然的包容,这些渐行渐远的农耕符号让我油然而生一种来自远古的敬畏,先人靠着刀耕火种,在这些深山老林里繁衍生息,如今,他们的子孙却以这种决绝的方式迈向现代文明,将千年徽州积攒下来的文化定格在这条青石古道上。离开村庄,就要爬坡登高了,前方的路若隐若现在丛林当中。此刻,活动组织者派“信使”前来“劝返”就餐,无奈,新岭脚村成了今天活动的终点。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对于当年挑“江湾担”者而言,到了这里,才算真正的起点,翻越“五岭”、挥汗攀高的起点。路本无起点和终点,只因行走方向不同而有了出发和抵达。路也没有尽头,生命更没有尽头,即使肉体终结了,灵魂还可以继续行走,就像脚下的古道,一个时代的终结虽然带走了它的部分肌体,但农耕时代留下的文明却将久久地拓印在这些布满青苔的青石板上。我转身返回时,就做了个决定,次日再来新岭,继续走完全程。返程途中我一直在琢磨,徽州很多山岭名称都有一定来历,或以形状、或以村庄、或以某位先人、或以某一特定建筑物来命名,如塔岭因休婺界塔而名,谭公岭则是纪念捐俸修路的婺源县令谭昌言,何为新岭,我百思不得其解,且多方打听未果。后幸得婺源一位读者帮助,才获知这里有一个励志的传说。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相传,新岭原名升岭,因当年开凿岭时,按一步台阶一升米计算工价,当地百姓俗称“升岭”,也有步步高升之意。到了南宋时期,徽州府有位商人,名程耀轩,育一子,聪慧过人,过目不忘,故到婺源请回一位方姓先生为其教授学业。然其子本性顽劣,不习诗书,整天捞鱼摸虾恶作剧,方先生经常被弄得哭笑不得。是年底,程耀轩回家过年,指着院里一个“福”字,有意考试儿子。儿子虽已认得此字,却假装不知,先生便在后面小声提醒,孩子反而大声说道:“先生你乱讲什么,福字哪有那么大”。程耀轩心中虽有不悦,但深知儿子秉性,照样兑现了方先生一年薪水。先生却分文未取,一气之下卷起铺盖启程回婺源老家。程耀轩见儿子气走先生,便命其务必追回。儿子也自知“玩笑开过头”,闯下大祸,随即出门追赶,一直追到新岭才见到先生。毕竟还是个孩子,走了近百里路程,鞋已丢,上坡攀高,已精疲力尽,只能连走带爬,边哭边求先生返回。方先生便出一对子想考考孩子,哪知上联“赤脚上升(新)岭”刚出,孩子便对出下联“一心想上天”。先生本知孩子天赋禀异,虽对仗不甚工整,但经这一路折腾,料定这孩子已迷途知返,便决定留下。自此小孩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早读四更,夜,学业飞速长进,后中进士,官至浙江钱塘漕运使。故事一传十,十传百,升岭也成了教育孩子励志上进的标志,因徽语中“升”、“新”同音,久而久之则成“新岭”,亦有弃旧从新之意。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数百年风风雨雨,新岭早已不“新”。第二天,我登高新岭后,却发现古道并非先前想象那么糟糕,其当年建造规格和工艺甚至高过谭公岭,只是常年无人行走,路面枯枝败叶覆盖、青苔茅草遍布,且时有倒塌的毛竹和树枝拦路阻隔,行走其间,艰难无比,我也不可避免地滑跌了两跤,幸无大碍。连接新岭的蹬道在密的竹林中迂回上行,路面平缓宽阔,宽处达两米以上。但因缘溪而行,多年山洪冲击,多处路面已被冲得七零八落,几处跨溪涵洞完全倒塌,有的竹子甚至顶开路面数百斤重的石板,顽强地在古道中央挺立着。离清明还有几天,竹笋只有少量露头,我有幸抓拍到三根笋子共同顶起一块石板的镜头,这三根“笋坚强”让我对笋有了另一层认识。我想,终有一天,这些“揭竿而起”的竹笋会掀翻这条古道上的每一块石板,让“江湾担”的记忆永远消失在大自然的轮回中。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当然我对笋子的欢喜是来自其脆嫩鲜美的味道,一年到头,我有笋必吃,几乎可以与熊猫媲美,几十年如一日,各种吃法,从不厌倦。今天我特意带了一把工兵铲,打算在这里挖几根带回家,烧一锅腊肉炖笋,检测一下去年腌制的那几条咸肉。在我老家,清明前,不管谁家林子,笋是可以随便挖的,这道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几百年如一日,如今依旧。徽州很多地方也有类似的村规民约,而古风古韵的休宁山斗却大不相同,刚才沿路进来,已见几处“禁笋公告”,还有村民在“麒麟桥”桥头蹲守着,违者罚款一百元。一根竹笋一百元,比问政山的贡笋“贵”多了,我不免有些失望。其实,在一些老竹林里,竹根上下几层,第一批竹笋往往是最上面一层竹根长的,宜挖出食用,否则,长此以往,竹根也会“胀死”,一些山高路远长期无人光顾的竹林会因此成片死亡。看着那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禁笋者”,我不禁感慨,被现代生活湮没的不仅仅是这条古道,还有古人传承了几百年的公序良俗。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这不免让我有种莫名的伤感。或是这几年走的古道多了,像见到日渐苍老、甚至苟延残喘的老朋友一样,心有感怀也是情理之中的。这份低落的心绪直到我走出竹林,走过半山腰那座仅剩半截石墙的穿心亭后,才逐渐平静下来。这些年来,我总是提醒自己,人一定要往前走,走得越远,站得越高,那些让你不悦或伤感的人和事就越渺小我知道,自己的心就那么大,装满灰色,就没有空间去接纳生活的缤纷五彩。新岭并不高,我们跳、爬、翻、钻,手脚并用,约半小时到达岭头。古道在这里并未留下特殊标志,当年“江湾担”的痕迹早已荡然无存。但登高望远总是让人豁然开朗的,但当年身处乱世的诗人方回早已把新旧轮回看透了:混沌何年分宇宙,天地日月常如旧。如旧之中却常新,何曾一点受尘垢。谁凿此山为捷径,争利奔名足驰骤。新岭终无可旧时,燠不加肥寒不瘦。行人自无兮百年寿。君不见岭头日日吹征尘,剩有新人无旧人。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从岭头下行数百米就是璜茅村地界,古道已被一条直通山底的盘山机耕路替代。一条失去基本交通功能的古道,再也不可能像“天地日月”那样“如旧之中却常新”,新岭早已不新,而且终将旧得不堪回首,直至消失在大自然的一草一木当中。好在山底那座跨越率水河的“翠碧桥”还在,也算是为这条青石古道留下一个路标。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2020-11-18

      ——————————————————————————————–

      徽州古道—新岭古道(休婺五岭古道新岭段)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得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