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99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婆岭山古道是古时歙县小溪、绍濂一带前往石门、狮石及遂安(现淳安西部)的交通要道,现已基本圮毁(全文2700字,阅读需10分钟)

      古道评价指数精彩指数★☆☆☆☆ 危险指数★★☆☆

              强度指数★☆☆☆ 完好指数30%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据《歙县志》记载:“三国贺齐出守新都,凿连岭,以通江浙”。现存连岭古道为“休龙古道”中段,自歙县石门乡起,穿大连岭,越啸天龙,至淳安县浪川乡狮古山村,自古为歙县、休宁、淳安三县交界的交通要道,如今,以狮石公路为核心的“徽州天路”,让这条千年古道成了“文物保护单位”,其间的众多支线岔路更是湮没在柴草丛中。

      在连岭古道上,距古道起点约2公里、第一层山脊处,有一片撂荒的茶园地和一处路亭遗址,这里曾是歙县小溪、绍濂一带前往石门、狮石的交汇点,也是两条峡谷间的连接线。我两次走连岭路过此地,仅在“路口”看看,未曾深入。

      实际上“路口”也不明显,也就是那种走的人多了而形成的路,和普通的山间羊肠小道无异。

      在立春后姗姗来迟的春节长假里,适逢天气晴好,春阳暖人,初六日,高卧到自然醒,从屯溪驾车一路向南,经休宁榆村左转,山弯水绕40分钟,抵达“竹乡石门”。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石门依佩琅河而居,水口一石桥横跨,桥头立一巨石,上镌“朱升讲学处——石门”,跨河过桥,对面石壁上挂了“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九个大字,下面还立有一牌,介绍朱升生平。

      朱升(1299-1370年),字允升,号枫林先生休宁回溪人,19岁中秀才,46岁中举人,501367年)被举荐为池州学正,不久便弃官避隐歙县石门开馆讲学。

      据记载,元至正十八年(1358)十一月,朱元璋久攻婺源不克,听闻徽州隐士朱升文韬武略,便到访休宁回溪,朱升留下“杀降不祥,唯不嗜杀人者,天下无敌”字条后避而不见。朱元璋依计而行,一举攻克婺源,决定效仿刘备三顾茅庐,招贤朱升。当他察明朱升在石门开馆讲学后,便佯装成商队,自严州府(现浙江建德市)出发,过连岭,至石门,来到朱升教馆前,请其出山辅佐。时值元人暴政,连年战乱,民不聊生,朱升当学以救国,提出“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战略思想,也就是后来被毛主席赞誉的“九字国策定江山”。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从屯溪出发时,我本想就到石门,寻访朱升当年留下的遗迹。但遗憾的是,除村口这处新添的文字标识外,走遍村庄的大街小巷,也未找到任何有价值的史料,于是临时决定走段古道,也好把这些天酒肉堆积起来的脂肪消耗掉一些。

      和前两次走连岭有所变化的是,古道登高入口处立了一块石碑,上刻“黄山市文物保护单位——休龙古道、黄山市人民政府公布、二〇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从垒砌基座的水泥颜色看,应是近期才建设完成的。

      徽州古道承载着古徽州人走出大山的足迹,见证了徽商的发展历程,是徽州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不同徽文化载体之间的纽带,在如今大部分古道已失去其原有交通功能,且保护性开发又心余力欠情况下,作为“文物”先保护起来,是个良好的开端,深感欣慰。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或是有了保护,古道路面比以前整洁许多,虽然部分塌陷的路面尚未修复,但至少挤占到路面上的柴草已经悉数清理。立春已过半月,多日持续晴好,暖阳似火,但山间依然沉浸在冬的萧瑟里,唯有一簇簇一丛丛的野樱花宣示着春天的君临。樱花的品种很多,徽州山间的野樱花恐怕是继梅花后,最早开放的野花了,白里映红的花丛,像天上的彩云,漂浮在灰褐的山林间。

      每年初春徒步,这种随处可见的野花总是给人怦然心动的灵气,我们起初登高时,并未打算走得太远,像散步一样,慢悠悠的,开始出汗就回头。不知不觉中,却已走到第一层山脊,也就是婆岭山古道的入口处,因时间尚早,临时改变行程,去探秘这条连岭古道的“支线”。

      从地图上看,此处土名“东门”,连接“婆岭山”,也是佩琅河与桂溪的分界岭,古道沿婆岭山腹地下行至谷底,与歙县绍廉乡古祝村相连,全程约3公里。此前从未见过这条古道的文字记载,更别说古道名称,故暂称“婆岭山古道”。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以前走的古道,事先多少会做点攻略,但今天心里确实没底,路有多长,通向何方,都是个未知数。好在万物尚未苏醒,没啥危险,走到哪算哪,不能走就回头,也无大碍。再说古道入口处挂有其它户外群标识,说明已有人行走,路肯定是有的。

      从连岭古道转入,是条细细的羊肠小道,弯弯曲曲横穿在杉木林中,路面不仅没有一块石板,宽度也仅容双足,完全没有一丁点古道痕迹。

      很多穿越林场的古道都是这样,可能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荒种树时,拆除了路面石板,便于统一种植树苗所致。

      约10分钟后,进入自然生长的灌木林。在高低错落的灌木丛下,偶尔能见到零星的石阶或石磅。从石材表面颜色看,这些遗迹至少已百年以上。如果说刚才杉木林中的古道是人为拆除的话,这里应是自然损坏的,这种损毁除了灌木对路面的挤占外,还有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量山林砍伐导致水土流失所产生的后果,这也是大部分徽州古道消失的主要阶段。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在这一时期,农村包产到户后,刚脱离温饱的农民开始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上来,公路替代了青石步道,新建楼房代替了几代同堂的老屋。漫山遍野的林木不是成了新屋的梁柱,就是化作砖瓦窑里一缕青烟。临近村庄的路面石板也成了架设新屋的建筑材料,村中街巷的青石路面也在那一时期换成了平整的水泥。

      很多东西就这样,失去了才显珍贵。

      但现实又总是这样重复着昨天的历史。

      我们以今天的眼光去看昨天的历史,才猛然发现,能看见十年后的都是智者,在某些领域有所建树的,除了个别上苍特别眷顾者外,也就是这些十年磨一剑者。能站在时代的制高点上运筹帷幄,洞察百年者,定是伟人,他们可以带领一个民族,走向一个新时代,这样的人凤毛麟角,同样百年不遇。能穿越千年的,毫无疑问是圣人,是人们心中的神,他用思想去引领人类走向文明。

      这样的人历史上又有几个?绝大部分人都是像我这样的凡人,看着眼前,活在当下,东边太阳西边月,每天就在周而复始地重复着昨天的日子。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我一直在思考徽州古道的将来,也许它们不再有将来,它们终究是抵御不过自然和人类双重侵蚀的。我一介凡夫俗子,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发现它们,用文字、图片将它们的现状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为这份徽州大地上的历史文化遗产留下一份破碎的记忆。

      婆岭山古道的圮毁程度是我意料当中的,但还是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当我转过一道山脊,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段宽阔完整的路面。一色的青石板,宽至1米,虽未凿得方方正正,路基也不再那么平整,在现存古道中,也属“保存完好”范畴,在古时,也算中等规格道路。当然,不管是路面宽度,还是石阶凿砌工艺,比连岭古道还是逊色一筹的。

      这段蜿蜒在竹林中的青石古道一直延伸到临近谷底处。谷底上方是一片茶园地,路面石板已不存。缘溪而行的部分古道保存完好,前行可至歙县绍濂乡古祝村。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古祝村位于绍濂乡西南部,与长陔乡、石门乡接壤。村庄建在两条俗称“大源”、“小源”的溪流交汇口,两条“源”均有古道相连,前者通往长垓乡,后者连接狮石至遂安(现淳安西部),也就是今天我们所走的这段古道。

      因时间关系,我们到达谷底暂歇后,即原路返回,未继续前往沿途村庄,也就未能获得关于这条古道更多的史料,且途中又未见任何路亭、石碑等人文遗迹。甚是遗憾。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

      徽州古道—婆岭山古道(连岭古道一支线)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得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