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徽州古道 徽州古道 关注:0 内容:99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当前位置: 黄山徽风网 > 主题游 > 徽州古道 > 正文
    • 徽州古道
    • 官方

      黄山峰高石秀,壁立千仞,盘山磴道通天入谷,为山岳奇观。徐霞客曾描述:“路宛转石间,塞者凿之,陡者级之,断者架木通之,悬者植梯接之”。如今那些依山就势的简易蹬道大部分已不存,唯苦竹溪至云谷寺依然保持当年路径及古貌,为黄山景区之遗珠……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1    黄山古蹬道

      黄山登山步道始于盛唐,通于明朝,建成于民国。据黄山志载,唐中和二年(882),天竺高僧包西来创翠微寺,始拓登山樵道。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普门禅师创法海禅院,受敕“护国慈光寺”,建文殊院(现玉屏楼宾馆处)、大悲院(现气象台处),并主持开山凿路,以天海为中心,形成温泉经慈光阁至天海、苦竹溪经云谷寺至北海、辅村经松谷庵至北海以及焦村经钓桥庵至温泉四个方向的简易登山步道。民国二十年至二十八年(1939),原黄山建设委员会多方筹资,凿石铺路,登山步道基本建成。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黄山管委会对登山步道进行大规模改良加宽拓展,经三十多年建设,已形成相互连接、路景相融、功能齐全、安全舒适的旅游步道网络。如今那些依山就势的简易蹬道大部分已不存,或无法正常行走,如人字瀑的“罗汉级”、立马桥的古磴道,唯苦竹溪至云谷寺段依然保持当年路径及古貌。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徐霞客二登黄山,经此道下山,感慨道:“薄海内外无如徽之黄山,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古道自汤口镇苦竹溪村起,沿九龙瀑右侧上行,经“开门石”、“仙人榜”、穿竹海至云谷寺,全长约4公里,高差800米。现存古道建于乾隆三十一年(1767),黄山志载:乾隆六下江南,拟游黄山,时任两江总督高晋主持整修此路,以候迎天子驾临。故坊间称之“乾隆御道”。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在徽州古道中,黄山蹬道是一个独立单元,其捐输募集、凿砌路径等均有其独特个性,值得探寻。今年我有幸在山工作,原以为近水楼台,却数次与云谷古道擦肩而过。周日(8月17日),几位户外驴友来山,碰巧我将下山换班,且时间充裕,正好加入其徒步下山行列。我们下白鹅岭,过白沙矼,入丞相源,至云谷寺,经寺庵遗址找到古道路口(现云谷山庄处)。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云谷寺在钵盂峰下的山坞中,古称丞相源,因宋代丞相程元凤归隐于此而得名。明万历三十七年(1609)寓安禅师在此募建禅院,先后名“一钵”、“掷钵”,现名源于歙县县令傅严题书的“云谷”二字。清宣统三年(1911),寺宇毁于大火,后陆续募建,1967年再遭火患,目前仅存前院墙基石栏。在徐霞客日记中,此为“山间一夹地耳,其庵颇整,四顾无奇”,当年这里似乎没什么风景,没想到当年看风景的人如今成了风景。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2    黄山遗珠

      竹海青青,古道苍苍。在常年人头攒动的云谷寺,竹林间的古道定格了明清时期的禅林佛地,古朴清幽,现在几乎已成景区遗珠。古道入口一巨石上凿刻的“妙从此始”四字将我们引入这一路盛景:修竹滴翠,崖石耸立,路行林中,曲径通幽,为整条古道精华所在。题额落款“戴延祖”,不知何许人士,或许他饱览黄山秀色后一路下山至此,回味山上奇松怪石的雄伟苍劲,触摸着眼前亭亭修竹的清柔静美,似乎俊郎配佳人,妙从心来,挥毫而就。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通幽”二字在古道拐弯下坡处,笔力遒劲,端庄厚重。题写人“徐士业”,歙县人,著名盐商,乾隆两次下江南,其捐输银两不菲。在此路口留下大名,不知是久居商海喧嚣而受此幽静感染,还是要在这大路边亮个相,哪天天子路过,御赐个顶戴花铃也未必没有可能。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向前拐弯下坡,人行石间,“回首白云低”突入眼帘,触手可及。游人一路登高而来,在此驻足回望,罗汉峰下空谷幽深,丞相源里流泉飞瀑,远处白云飘飞,眼前清泉碧潭,犹如仙境,心生此等意境,乃情理之中。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下行数步,一巨石旁立,竹立石间,上刻“千古”二字,为乾隆二十六年(1761)黄山巡检司雷平所题。巡检司相当于现在的派出所、边检站,设在关津要害处,职掌“缉捕道盗,盘诘奸伪”,顺带课征点税银。黄山巡检司是古时管理黄山的行政机构,据民国许承尧《歙县志》载:黄山巡检司于“宋建炎(1127-1130)中置,在(县)西北一百二十里柘木岭,明嘉靖四十三年(1854)裁,清初复设,因廨宇被水冲毁,乾隆十三年(1748)改驻潜口”。雷平,澧州(今湖南常德)人,贡生,乾隆二十六至三十七年(1761-1772)任黄山巡检。这个九品小吏上任伊始就在他的地盘上刻下“千古”二字,此后在这个基层站所一干就是十整年,赴任黄山前他还在国子监镀过金,不知后来弄个进士没有?但不管怎样,他的大名在这一方巨石上肯定千古留痕了。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沿路下行,还有“渐入佳境”、“月岩读书处”、“梅屋”、“钓月台”等多处石刻,不再赘言。道旁的檗庵禅师佛塔是黄山为数不多的一处佛教文化遗产,值得一看。塔身坐西向东,高约三米,由底座、塔身和七级浮屠塔顶组成,翠竹绿树,山体环抱。佛塔始立于清康熙年间,民国二十四年(1935)重修,碑铭题刻“明遗民檗庵大师之塔,民国二十四年重修,绍兴邵元冲敬题”。邵元冲曾任民国立法院代理院长、国民党中央宣传委员会主任委员,在西安事变中遇枪击身亡。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檗庵大师”为何许人?圆寂两百六十年后,竟有“国家领导人”为其树碑立塔。据有关史料记载:檗庵,法名正志,俗姓熊,名开元,湖北嘉鱼陆溪口人,明天启五年(1625)进士,崇祯四年(1631)殿试第一名,崇祯十三年迁行人司副。是时国家多难,朝政日非,佥人倖进,方正流亡,熊公秉性忠贞,一再上疏直谏,终以面斥阁臣周延儒而被贬,廷杖下狱,遣戍杭州。出狱后,檗庵遁入佛门,历主(苏州)邓尉圣恩寺、苏州灵岩寺、江阴兴济寺、崇明大寺等,晚年开堂“掷钵禅院”(云谷寺),著有《檗庵别录》六卷。清康熙十三年(1674)在苏州圆寂后遗命归葬黄山,清代著名学者毛西河为其撰《新建黄山云谷寺檗庵和尚塔院碑记》。青山埋忠骨,秀水昭日月,想不到徽州这一方山水还滋养了这样一位赤胆忠心的僧人,可惜未见《檗庵和尚塔院碑记》。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黄山峰高石秀,壁立千仞,盘山磴道通天入谷,为山岳奇观。徐霞客曾描述:“路宛转石间,塞者凿之,陡者级之,断者架木通之,悬者植梯接之”。如今那些依山就势的简易蹬道大部分已不存,唯苦竹溪至云谷寺依然保持当年路径及古貌,或为黄山景区之遗珠……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3     乾隆御道

      徜徉于碑林,品味着历史的芬芳。紧接着是一段平坦的山路,古道两边青松翠竹,巨石突兀。历史在这里留下的痕迹早已被铺天盖地的青苔覆盖,绿茸茸的路石,绿茸茸的崖壁,绿茸茸的树干。青竹葱绿,碧潭澄澈,行走其中,我竟不忍踏践,怕惊扰了这片绿色的童话世界。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或许这就是古诗里写的“石阶鹦鹉绿”的意境吧?从游人如织的云谷寺走进这条寂无声响的石阶古道,仿佛关了手机断了网络捧起一本线装古书在慢慢品读,曾经的喧嚣都湮没在这绿的海洋里。在繁华如市的黄山景区,已很难找到这方宁静了,这一方不朽的宁静。我干脆在路边的卵石上坐了下来,让思绪漫无边际地在这片静谧的世界里漫游。袁枚诗曰:“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人在很多时候是不如这些青苔的,他们不和草争地,不和树争高,不和花争艳,甚至不争光不争水不争肥;他们耐得住寂寞,守得住瘠贫,忍得住践踏,经得起旱涝雨雪的责难,却仍然不失“也学牡丹开”的傲气。当年这条侵蚀了他们生存空间的“御道”终究还是成了他们生命的温床。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御道”的“规格”并不高,宽一米左右,花岗岩条石垒砌成级,略显粗糙,一般路面是由就地取材的卵石铺成,有些坑洼,与我想象中可行八抬大轿的“御道”相去甚远,就是和浙岭、大洪岭、箬岭、塔岭这些徽州古道相比,也略显逊色。“御道”或许就是一个美丽传说吧?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再看这个传说中主持修路的高晋,八旗子弟一个,皇亲国戚一枚,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漕运总督,曾任安徽巡抚、两江总督,相当于现在国务委员兼某部长、省委书记之类的官职。修筑此道时,他已六十高龄,跑到徽州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修这么一条“羊肠小道”,万一乾隆爷真的来了,崴个脚是小事,一不留神连轿带人下了山崖,他不脑袋搬家了?我想,或许是哪位徽商到他那里想讨个墨宝,顺便汇报汇报修路想法。他一想,乾隆爷曾在二十年前年为其皇叔允禧创作的《黄山三十六峰图》各题诗一首,并以乾隆体书之,似乎对黄山情有独钟。于是嗯嗯呵呵两下,做个顺水好人,随手写了“黄山胜境”四字,让回去刻在石坊上,算他“亲自”了,就像现在挂个领导组组长。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在徽州,关于乾隆的故事也不少,传说当年乾隆爷曾微服私访到歙县水竹坑,在七姑尖上留下让后人费解的“从吾、行馀”四字。皇帝老儿还曾在黄山脚下一农户家借宿,见农妇知书达理,便给出了一道难题,要农妇为他做“一碗米饭,九菜十桌”。那时黄山脚下不像现在这样店肆林立日进斗金,别说十桌,九菜也难以筹齐。但徽州女人就是厉害,须臾功夫,饭菜上桌,并搬来一石磨,放上一碗韭菜、一碗米饭,“九(韭)菜十(石)桌”搞定。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4     来者有缘

      民间传说或是百姓心中一份朴素的“皇权”思想。据史料记载,乾隆六下江南,从未到过徽州,更别说山高水剐的黄山。乾隆爷并非当年在徽州山沟里“打天下”的朱元璋,他老人家九五之尊,御驾出巡,前呼后拥,浩浩荡荡,还有那些不男不女的侍从及随行的六宫粉黛,哪受得了这舟车劳顿,敢走这绝壁峭崖上凿出来的三尺小道吗?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看看老“驴友”徐霞客日记就知道,“涧中泉声沸然,从石间九级下泻,每级有潭渊碧,所谓九龙潭也黄山无悬流飞瀑,惟此耳。”这“悬流飞瀑”,且跌宕九级,也就是现在的“九龙瀑”,缘溪而行的步道必然是攀岩越崖的。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走过这段林荫绿道,果然一石壁从峰顶直挂谷底,崖间凿石成路,横穿而过。崖壁上分别刻有“仙人榜”、“来者有缘”,前者署“周金然”,后者款落“松岩汪廷茂”。周金然,康熙二十一年进士,华亭人(现上海松江)。可以想象,那会儿他从苦竹溪一路攀高而来,想着十年寒窗,如今金榜题名,回首望去,苦尽甘来,如仙似幻,朝圣至此,何不凿石留名?“来者有缘”倒有点禅意,前世五百年的修炼换来今生回眸一笑。我经常告诉来黄山的游客,黄山观景,是要缘分的,日出、云海、佛光更是如此。“仙人榜”边还刻有“幔仙飞去,遗下青鸾,老幔题”字样,这个“老幔”不知是人是仙,看来想在此得道成仙的人不少。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过悬崖,拾级而上,一二十米,登顶,路左绝壁耸立,上刻“开门石”三字,路右一巨石,其下峭壁依旧。过“山门”,复入竹林,蹬道盘旋而下,一路林荫蔽日,路况尚佳。临近山底一公里路段因九龙瀑开发而拓宽修补,水泥、石板各半。至苦竹溪“黄山胜境”坊出,原石坊文革期间已毁,现水泥浇筑,高晋题额依在,不知是否原迹?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从云谷寺至苦竹溪,走走看看两小时,全程幽静,未见其他游人。此路景虽不惊,有“仙”则灵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

      徽州古道—黄山云谷古道(传说中的乾隆御道)

      本文来源:“乡野闲谈”(黄良顺)公众号

      本站已获得授权如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徽州主题游

      帖子间隔 侧栏位置: